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5的文章

會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

會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
malikatay a wawa to fafahian ci Tiyamacan

(1)
阿美族有個古老的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在台東知本溪出口的海灘上,有個全身會發光的女孩迪雅瑪贊,深深吸引了遠在海洋深處的海神之子....
Matiniay ko rayray no to’as no Pangcah,
I ’ayaw itini i no timolan i kasadakan no nanom i Cipon hananay, ira ko cecay a malikatay a fafahian ci Tiyamacan, o misolotay to faloco no wawa no riyar a Kawas.

迪雅瑪贊還在媽媽肚子裡時,媽媽的肚子透出光來,媽媽擔心得想:『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肚子會發光呢?』
Yo i tiyad ho no Ina ci Tiyamacan, masadak nani tiyad no ina ko likat , marawraw ko faloco’ ni Ina:”mamanay aca naw malikat ko tiyad no mako?”

小女兒迪雅瑪贊出生後,全身發光,她的亮光像太陽一樣耀眼。哥哥姐姐和父母親非常的疼愛她,現在她己經長大,以幫忙大人做家事了。父母親經常談到小女兒:『看著她日漸長大,我們都很高興。我們做個手環讓她戴上好不好?』

Yo sofocen to ci Tiyamacan, malikatay a maemin ko tireng, mato likat no cidal a ma’eceng ko mata. Tada o kaolahan no mama ina ato kakakaka ko nikato’as nira, mato’as to i matini, mitahtanam to a mipadang to loma’ a matayal.
Malalihod ko mama ato ina: “malipahak kita a mitapal to to’as nira, misanga’ kita to kadang o sapipakafit i kamay nira.”

有一天她到河邊挑水,水甕裝滿時,手臂突然無法抬到頭上,她…

長篇敘事史詩《太陽紀》─ 福爾摩沙海洋神話。

文/Amos

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神話體系,從非洲的古埃及、中南美的瑪雅、印加與阿茲特克、北美的印第安、歐洲的盎格魯撒克遜、英國的凱爾特、東歐的斯拉夫、地中海的迦太基、中東的猶太與迦南、紐西蘭的毛利、澳洲、中國或日本等都有當地獨特文化的史詩故事。

有些藉由長篇敘事史詩傳唱為世人所知,例如美索不達米亞《吉爾伽美什》、《阿特拉哈西斯》,巴比倫《埃努瑪·埃利什》,古希臘《奧德賽》、《伊利亞特》,羅馬《埃涅阿斯紀》,北歐《貝奧武夫》、《詩體埃達》,印度《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日本《古事記》、《日本書紀》等。

此外,還有中古歐洲的三大英雄史詩日耳曼《尼伯龍根之歌》、法蘭西《羅蘭之歌》、西班牙《熙德之歌》,還有藏族的史詩《格薩爾王傳》、蒙古族的《江格爾》、吉爾吉斯族的《瑪納斯》、苗族的《亞魯王》,或波斯民族《王書》、以色列民族《約瑟紀》、芬蘭民族《卡勒瓦拉》等,這些傳唱了幾千年來的長篇古典史詩,反映了各個民族的傳統文化與生活方式,甚至影響了當代人們的精神思想和內心思維。

有些神話素材啟發了當代小說家重寫成經典的故事,例如《西遊記》的形象原型來自《羅摩衍那》神猴哈奴曼,托爾金寫《魔戒》時靈感來源獲取自《貝奧武夫》,勒瑰恩《地海》受老子《道德經》思想底蘊影響,路易斯《納尼亞傳奇》是一部充滿《聖經》符號的作品 ,這些民族都有自己的史詩和留下的傳說。

而身處太平洋島國的福爾摩沙─台灣,其實充滿著各式的神話、傳說與民間野史,例如曾經有過的大肚王、卑南王、大龜文、斯卡羅、雞籠與淡水王國,箕模、達谷布亞努、拉美、放索、華武壠人,猴猴、哆囉美遠、龜崙、雷朗、巴賽族,番王印─沙轆社之役、茄苳樹王─骨宗事件、岸裡大社─阿莫、台灣王─理加,貓老尉、潘賢文、程天與、拉荷阿雷,娃恩、妮芙努、提雅瑪坎、巴冷公主,矮黑人、巨人國、女人國、食人族等,這些創世神話與口傳歷史都是需要被大家知道且認識的好故事,希望有一天能書寫成屬於福爾摩沙的南島海洋神話。

揭秘《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田曉鵬、郭磊訪談

揭秘《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田曉鵬、郭磊訪談

《西遊記之大聖歸來》面世以來,收穫了大量好評。電影畫面場景精彩絢爛,接軌國際水準,與好萊塢動畫電影相比,又充滿迷人的東方格調,被譽為開啟了國產動畫電影的新紀元。許多影迷自發地成團隊,在大聖舉起的旗幟下為國產3D動畫電影搖旗吶喊。這部動畫電影八年磨一劍,中間發生了怎樣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成就了《大聖歸來》?相信這也是影迷們心中最關心的話題。就此我們邀請到了導演田曉鵬和聯合製片人兼執行導演郭磊,來聊一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背後的故事。

惺惺相惜患難與共

問:在當前的電影市場,速成片已經見怪不怪。《西遊記之大聖歸來》耗時八年,終成正果,可以說這個過程本身就已經足夠令人好奇。這其中有怎樣的故事?

田曉鵬:這八年時間是對作品的打磨,也是對自己的打磨。這個過程多虧了好兄弟郭磊的幫忙,開始他是以執行導演的角色進入項目的,但實際上他擔當的任務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執行導演的工作範疇,所以出品人在最後的成片上,給了他一個聯合製片人的定位,可謂實至名歸。

郭磊:進入項目之前,了解到田導做這個項目已經做了7年,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在扛。在我內心深處,也是一直有一個動畫夢的。我在這個領域已經摸爬滾打了15年,從最初的傳統影視動畫到商業動畫,依靠高端商業市場來反哺影視動畫,資金也是完全靠自己投入,很無奈也很艱辛。所以我很理解田導,他的堅持打動了我。作為兩個混跡動畫圈多年的一線工作者,我們都希望盡最大努力把這部電影打造成一部良心作品。


磨刀不誤砍柴工

問:在這八年時間裡遇到了那些比較難解決的困難?

田曉鵬:創作上的問題就不多說了,從藍本到最終實現篳力多年,是一個不斷摸索、完善的過程,單從製作角度講,郭磊進入的時候已經臨近項目尾聲,但也是整個項目比較困難的時期。主要是前期由於創作上幾易其稿,加之動畫電影製作要依靠龐大團隊的協調作戰,不同的夥伴在藝術追求和製作習慣上難免有差異,這導致部分素材的美術風格和技術指標不十分統一,這種問題在長篇動畫電影的創作中比較常見,也比較難解決。

郭磊:確實如此,由於前期參與創作的團隊人數很龐大,製作周期也相對漫長,無論是技術上還是藝術上都很難進行行之有效的流程控管,所以我作為執行導演,將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流程控管上,主要就是在保有所有團隊前期創作活力和精華的同時盡力去協調多方的技術、藝術的標準,這實際上是對藝術直覺和流…

山村浩二《麥布里奇的線》× 黑坂圭太《綠子/MIDORI-KO》對談

山村浩二《麥布里奇的線》× 黑坂圭太《綠子/MIDORI-KO》對談

譯文/ Edward

代表日本獨立動畫界的兩位導演的新作將在本月不可思議地相繼公開。黑坂圭太導演的第一部長篇動畫《綠子/MIDORI-KO》是一部歷時13年、原畫超過13萬張、獨自描繪完成的令人驚異的作品。另一部則是,作為日本人首次與加拿大國立電影製作廳(NFB)合作的項目、山村浩二導演的動畫短片《麥布里奇的線》。

二人的相會

山村浩二導演(以下稱山村):與黑坂先生的交往要追溯到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了,從“動畫80”(アニメーション80,1980年以東京造形大學、武藏野美術大學的學生為中心結成的、以個人映像作家創作及上映為目的的社團)開始,有26年左右了吧?

黑坂圭太導演(以下稱黑坂):已經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了呢。

山村:感覺那時是見面最頻繁的時期了。每月都有一次左右的集會和上映。黑坂先生是我的前輩,那時就在イメージフォーラム(Image Forum,以 東京·涉谷為據點的電影及電影關聯的活動團體)發表作品,很活躍,而我還是個新人,在一旁的小角落裡……

黑坂:但是,以創作年代來說,山村先生的處女作要更早呢。我的《變形作品第一號》是在84年。

山村:我參加“動畫80”是在85年。雖然我在初中、高中開始創作作品,但是要說拿到現在也能見人的作品則是1987年的畢業作品《水棲》,所以還是黑坂先生要早4~5年。

黑坂:要是按這麼算,我能見人的作品也要從《海の唄》(88)開始了。

山村:這麼說的話我也要從《頭山》(02)開始了(笑)。



《麥布里奇的線》的精緻構造

黑坂:從《麥布里奇的線》這個題目看,我想像的是部以麥布里奇的攝影為主軸的概念性電影。它大概屬於山村先生的早期作品《遠近法の箱》(90)一類、整體上視覺性的、紮根於畫面本身結構的作品系列。我聽說它是以麥布里奇這個人物為中心後很感興趣,想過它會不會跟至今的山村作品不同,換句話說會不會是部描寫人生的戲劇呢。

山村:實際上在《年をとった鰐》(05)中我第一次拍了戀愛作品,但主角是鱷魚所以也確實不算人生戲劇(人間ドラマ)呢(笑)。

黑坂:我看了一些海外動畫短片,這麼說可能很失禮,但即使那些所謂的“名作”大師作品裡,也有很多故事陳腐,或者故事過於復雜反而畫面很弱的作品。但是,《麥布里奇的線》雖然在13分鐘內解讀很困難,某種意義上說是個難以理解的故事,但它被充滿想…

《輝夜姬物語》專訪吉卜力創始人高畑勳“社會主義的他們,實現了藝術至上”

《輝夜姬物語》專訪吉卜力創始人高畑勳“社會主義的他們,實現了藝術至上”

宮崎駿退休又復出,這樣的輪迴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但在好朋友、吉卜力工作室創始人高畑勳看來,“宮崎駿只是口頭說說吧,他有朝一日改變主意我也不吃驚。”作為日本資深動畫人,高畑勳和宮崎駿對於中國動畫電影的發展都很失望。高畑勳認為中國之所以能創作出優秀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等是有一個體制存在,而改革開放後,“中國動畫藝術電影的探索,因為要追求利潤反倒衰退了。”

“有人邀請我到北京做演講,但是我拒絕了。理由是你們沒有必要來日本聘請我們,你們的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既有深厚的傳統,又有豐富的經驗。還是不要從只知道掙錢的日本請人去得好。所以我只說'我尊敬中國動畫電影的實績',拒絕了,我不摻合。” 高畑勳說。


以下為《南方周末》文章《社會主義的他們,實現了藝術至上的動畫——吉卜力創始人高畑勳談動畫電影》(作者:支菲娜聽譯:葉磊高千葉)

2014年7月以來,“吉卜力工作室”要解散的消息在中國和日本都傳得火熱。成立29年的吉卜力是全球最知名的日本動畫電影品牌,“因財務壓力停止動畫創作”的傳言令無數影迷扼腕。直至8月7日,吉卜力製作人鈴木敏夫接受NHK電視台的採訪,才算闢了謠:“吉卜力只是改變拍片方式。宮崎駿也想拍點短篇動畫電影。”

2013年,宮崎駿的《起風了》以120.2億日元(約合7.1億人民幣)榮登日本年度票房榜首,不過業內估計製作成本在40億-50億日元;吉卜力的創始人之一高畑勳醞釀14年、2013年上映的新作《輝夜姬物語》,成本高達51.5億日元(約合3.2億元人民幣),日本動畫電影史上前所未有,但票房僅有約20億日元。兩部影片都入不敷出(注:算上宣傳發行成本和放映方的票房分成,吉卜力新片的票房至少要達到成本的三倍左右,才能收回成本)。


“吉卜力也要改變,按照迄今為止的做法是行不通的。”高畑勳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高畑勳對關門傳言不以為然。2013年9月宮崎駿宣布引退時,他就說過:“照我對宮崎駿的了解,他只是口頭說說吧,他有朝一日改變主意我也不吃驚。”

高畑勳是吉卜力的核心人物。《輝夜姬物語》的製片人西村義明的說法是:“沒有高畑勳就沒有吉卜力工作室。吉卜力所有人都是高畑勳帶出來的。發現宮崎駿的是他,教鈴木敏夫怎麼當製片人的也是他。”高畑勳還發掘了久石讓——他起用久石讓為宮崎駿的《風之谷》配樂…

藍眼淚

記憶在思念,火熱的內心,
像是大海般一波波地,赤紅了雙眼,
流出閃閃發亮的藍眼淚。

烏鬼、芒神與矮人。

現代人眼中遙遠又神秘的烏鬼神話(小琉球)、阿嬤口中講來嚇唬小孩的芒神傳說(濁水溪)、人類學家腦海裡真實存在的矮人野史(日月潭)。

其實有些東西似乎是確實存在過,只是經過了時間名字不一樣了,而讓人更有想像的空間,將以這三個為海神的原型融入故事發展,創造出屬於台灣自己的海洋神話。

押井守談宮崎駿「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押井守談宮崎駿「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這篇是押井守於1995年5 月17 號所做的訪談,刊登於Kinema Jyunpo,1995年7 月16號,No.1166。Ryoko Toyama先生把日文原文翻成英文,英文版放在http://www.nausicaa.net 上面。

── 「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

我在1983年的時候第一次和宮崎先生碰面了,在「Animage」雜誌的訪談會上。那個時候我才剛完成我第一部導演的影片,宮崎先生對我而言簡直就像神一樣。我看過的第一部宮崎先生的作品是「未來少年柯南」。它上映的時候,我正在Tatsunoko Production裡面學做一個導演,這部影片深深折服了我。

(註:Tatsunoko Production是製作「Speed Racer」及「G-Force」的工作室。 它是押井先生首次進入的動畫工作室。)



我以前就有種感覺:我們兩人將來一定會見面,但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所以當時真的好緊張。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個很輕鬆愉快的人,但是當討論漸漸熱烈起來的時候,他卻完全不給你留點餘地,結果我被他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笑)。這次面談最後給我的印象是──他真是個混球!

他精力旺盛到令人難以置信。和我滿相似的一點是,他也很積極而且愛講話。高田先生也是這種人,彷彿誰說得多就比較厲害似的。我們談天的時候從來不會扯東扯西沒事閒聊,每次說話我們總是想要去說服對方(笑)。所以真的是很累人,我想我辯贏的比率大概是0.5 吧!那個時候我們都很忙,所以一年往往只能見上一面,但是每次一碰上,最後總是以那種情況收場。

高田先生和宮崎先生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所以我常常遇到他,偶爾也聊聊天。我們三個甚至打算要合作一個企劃案。它的名字是「Anchor」,那大概是在「天使之卵」(1985)以後,是個吉卜力的企劃案。我覺得宮崎先生會擔任製片,我則是導演,而高田先生也會負責製片。我們三人一起設計好了故事情節,但是有一天晚上大家意見不合大吵了一架,於是我就退出了。

表面上,高田先生也很喜歡和人爭辯,而且拼命想要說服別人,但是在內心他是個很不一樣的人。宮崎先生有著很可愛的特質,他的哲學最後總是一句話:「好的東西就是好,管它什麼邏輯!」但是高田先生則是個徹頭徹尾一致的人,他非常講究邏輯。我曾聽OTSUKA Yasuo先生這樣形容高田先生和…

整理想法與感覺

前幾週回二水老家時,帶回這幾年寫的幾本筆記本,希望將一些想法慢慢地整理上來,重新釐清一些創作思緒和方向,與最初內心想傳達的印象和感覺。

純粹

純粹地幻想、閱讀、寫作、畫畫、創作和研究,作自己開心且喜歡的事情,並好好又默默努力地作著就行。

【阿墨斯】前導計劃即將啟動,全心投入創作劇本「海神三部曲」。

【阿墨斯】前導計劃即將啟動,全心投入創作劇本「海神三部曲」。

● 《烏鬼》魔幻/寫實/動作─烏鬼(傳說)─漁港─1990年代─少年篇
● 《土龍》奇幻/童話/冒險─芒神(神話)─河村─農業社會─童年篇
● 《帝爺》玄幻/現實/家族─矮人(野史)─山城─日治時期─青年篇

【原作闡述】

「海神三部曲」這三篇題材將由外而內探索台灣這塊島嶼,希望能挖掘出本土且在地動人的原生故事,將分別以海、河、山為母題,人、鬼、神為子題來發展,從自己的生命經驗為底蘊出發。

透過自我回溯成長的歷程,探討三世代間(自己、父親、爺爺)的記憶思念,對映著台灣這百年來(農、工、商)社會的變遷,刻畫出台灣人對(人文、信仰、自然)的精神與觀念,與慢慢快要消逝對於生活和環境的態度。

期盼能將這些現實元素轉化創作,重新賦予想像力、創新感、戲劇性,編織成充滿魔幻現實、人文色彩、精采感人的腳本,創造出屬於福爾摩沙的海洋神話,也算是半自傳式結合想像的奇幻電影。

2011/06/06 By Amos

作品網站 http://siow3033.wixsite.com/messi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