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5的文章

烏鬼、芒神與矮人。

現代人眼中遙遠又神秘的烏鬼神話(小琉球)、阿嬤口中講來嚇唬小孩的芒神傳說(濁水溪)、人類學家腦海裡真實存在的矮人野史(日月潭)。

其實有些東西似乎是確實存在過,只是經過了時間名字不一樣了,而讓人更有想像的空間,將以這三個為海神的原型融入故事發展,創造出屬於台灣自己的海洋神話。

押井守談宮崎駿「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押井守談宮崎駿「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這篇是押井守於1995年5 月17 號所做的訪談,刊登於Kinema Jyunpo,1995年7 月16號,No.1166。Ryoko Toyama先生把日文原文翻成英文,英文版放在http://www.nausicaa.net 上面。

── 「Anchor」,一部沒有實現的合作企劃 ──

我在1983年的時候第一次和宮崎先生碰面了,在「Animage」雜誌的訪談會上。那個時候我才剛完成我第一部導演的影片,宮崎先生對我而言簡直就像神一樣。我看過的第一部宮崎先生的作品是「未來少年柯南」。它上映的時候,我正在Tatsunoko Production裡面學做一個導演,這部影片深深折服了我。

(註:Tatsunoko Production是製作「Speed Racer」及「G-Force」的工作室。 它是押井先生首次進入的動畫工作室。)



我以前就有種感覺:我們兩人將來一定會見面,但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所以當時真的好緊張。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個很輕鬆愉快的人,但是當討論漸漸熱烈起來的時候,他卻完全不給你留點餘地,結果我被他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笑)。這次面談最後給我的印象是──他真是個混球!

他精力旺盛到令人難以置信。和我滿相似的一點是,他也很積極而且愛講話。高田先生也是這種人,彷彿誰說得多就比較厲害似的。我們談天的時候從來不會扯東扯西沒事閒聊,每次說話我們總是想要去說服對方(笑)。所以真的是很累人,我想我辯贏的比率大概是0.5 吧!那個時候我們都很忙,所以一年往往只能見上一面,但是每次一碰上,最後總是以那種情況收場。

高田先生和宮崎先生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所以我常常遇到他,偶爾也聊聊天。我們三個甚至打算要合作一個企劃案。它的名字是「Anchor」,那大概是在「天使之卵」(1985)以後,是個吉卜力的企劃案。我覺得宮崎先生會擔任製片,我則是導演,而高田先生也會負責製片。我們三人一起設計好了故事情節,但是有一天晚上大家意見不合大吵了一架,於是我就退出了。

表面上,高田先生也很喜歡和人爭辯,而且拼命想要說服別人,但是在內心他是個很不一樣的人。宮崎先生有著很可愛的特質,他的哲學最後總是一句話:「好的東西就是好,管它什麼邏輯!」但是高田先生則是個徹頭徹尾一致的人,他非常講究邏輯。我曾聽OTSUKA Yasuo先生這樣形容高田先生和…